中国的GDP困境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已放慢到8.1%,随着该数据的发布,相信对劳动力肆无忌惮的需求也将降温。对于中国而言,现在是一个棘手的时刻,以往大踩油门不惜一切代价推动GDP增长的策略将不再发挥作用。现在中国面临着经济稳健增长的困难。

为适应这种变化,目前中国已经开始行驶在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上,中国已经开始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踩着刹车(削减基础建设)另一条腿轻轻地压着油门踏板(放松银行借贷) 还有什么其他途径能让中国现在这样一个大国以可控的速度继续增长?

这些年来,政府一直使用许多杠杆政策。但是对于中国的情况而言,杠杆作用已经是杯水车薪。让我们看看几个政策选项,想想为什么他们对中国现在的情况不起作用:

  • 货币贬值. 由于中国从来没有使用人民币升值的方式来推动经济增长,因此也面临着来自其他政府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相同的压力也来源于国民希望增强国际购买力的需求。如果不是期待其他国家的经济报复,人民币贬值在政治上是站不住脚的。因此该选项对于中国现在的情况也是不适用的。
  • 将国内生产总值的创造转移到不同的经济部门。过去十年中,中国采用涡轮式增压建设推动其GDP的快速增长,现在由于工业部门的产能过剩和过热的住宅市场,这一方式在逐渐放缓。相比之下,美国退出制造业时,整个转型由于对服务、政府资助的医疗保健方面显著的消费需求以及强劲的住房市场而得以缓冲。这让许多之前受雇于制造业的员工可以找到新的虽然工资可能较低的工作。美国经济更加平衡也因此给予它更多的选择。中国的低工资策略并没有带动大多数民众富裕起来,也因此意味着消费者没有足够的经济承受力。
  • 中国不可能将工作岗位外包来降低生产成本刺激需求。中国经济成功的基础在于对其民众承诺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提高大家的生活水平。如果那些流失的制造业岗位无处安置,承诺就会被打破,并且造成社会不稳定。其次,周边国家的工资差异不足以弥补物流成本上的增长,尽管不是所有的产业都这样但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却很突出。这对美国而言不是问题,毕竟中国的工资成本相对美国工资所占比例甚少,对于大多数美国人而言,工作岗位转移也带来较低成本的商品。
  • 中国不能通过悄悄地让通货膨胀降低工资的相对购买力,进而刺激出口。 不管是否有意,过去几十年中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公开或者被动地降低工资只会减少中国已经微疲软的消费者需求。这正是在刺激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过程中,中国期待提升以摆脱对出口的依赖的领域。看看富士康就能知道中国工资发展的方向,美国之所以转向低工资策略是因为制造业工作的转移同时也降低了消费品的成本。尽管由此带来的疼痛是很明显的,但同时也是在管控范围内的。毕竟人们降低储蓄去支助期望中本应该由政府和养老金提供的安逸的养老生活,而这一切对他们的父辈都是很困难的。 美国人正在逐渐意识到我们的事对国内消费GDP战略的意义。
  • 中国不能完全依赖自动化实现高生产率 虽然在个别公司一定会有自动化项目并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但是我们看不到任何政府的政策会迅速刺激实现生产车间自动化以增加竞争力。这是显而易见的。尽管美国通过自动化实现生产力的迅速提升,但是它能够吸收其他行业的劳动力。中国不能做到相同大的规模。 所以剩下什么选项? 我能看见的只有三个,并且从我的观察中,中国正在努力推动所有这些杠杆。
  • 与出口产品相比,其实中国可以出口劳动力。这是GDP增长组成方面中“政府支出”的那部分。 中国正在将投资用于建立政治盟友,确保世界各地的天然资源的安全。例如,它正对巴哈马群岛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巨资。猜猜谁将提供那里8000个就业机会所需的劳动力?这个方法在美国出于政治因素投资其他国家时频繁使用,但美国参与时是通过要求美国承包商参与项目投资确保美国获得相应的经济利益份额。
  • 中国可以增加产品附加值以实现更高的国内生产总值。退出低价值商品如服装生产,进入技术领域是中国人的一个目标。这是国家从农业到工业化转型的一个缓慢但是传统的路径。替代能源和汽车生产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不幸的是,这引起了一些全球制造商和技术供应商的责难,认为中国自身并没有开发或许可技术而是用假冒品牌、窃取知识产权来加快这一过渡。事态未来如何发展尚且未知。
  • 中国可以提高其现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生活水平。 从中国制造商的态度上,我个人倾向这种变化方案。近期在客户访问时,我参观了一些工厂。在那里年轻主管们已经积极采用包括看板、5S和流程变化等复杂的技术影响生产线水平。同时,他们还显示出对于如何管理生产中制约因素的深入见解。即使只是工资的准确性也随着劳动法的执行和人工成本上涨,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提高生产率是美国成功的秘密。困难在于,相对于其他增长方法,生产率的提高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因为它必须从下至上。优势在于,生产率的提高难以复制,因此是一个可持续的竞争优势。政府是否会在这方面提出一个正式的战略尚不明晰。

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而言,这是一个有趣的拐点。我期待着看到,中国下一阶段的经济发展中也能和过去一样,表现出同样的坚韧和成功。

(作者系Kronos全球行业总监,《精益劳动力》书作者Gregg Gordon)

 

 

   

PUBPRO1